遠捚腎翹

作者:張翎出版:時報文化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胭脂,這樣的烈性女子,如蛾的女子,每個時代都有。小說往時間的故事軸線走,揭開的其實更多是時代的流轉哀歌。這是張翎最長的中篇小說,她說:「這裡的胭脂,不是戲子交際花臉頰上的那層紅粉,而是行走在死亡隧道中的人猝然發現的一絲逃生光亮,是哀鴻遍野的亂世中的一丁點溫潤和體恤。」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三個故事看似獨立,卻以一幅畫作串連。時間跨越數十年,地點貫穿內地、台灣、巴黎,交織茪T代女人的愛情與人生。

  • 痔諦溼恀ㄩ 5033
  • 痔恅杅講ㄩ 719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2-11 19:40:28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塗上顏料,雙手稍為用上一點力,一刷一印,設計好的圖案就刻在紙上。看似簡單的動作,製作版畫背後其實需要花很多功夫和時間,而完成一個版畫的門檻相對於其他藝術作品也較高。傳統來說版畫有四個基本的製作方法:平孔凹凸,各有技術要求。由於現今社會有先進的印刷技術,甚至出現了3D印刷,版畫的實際功能被取代已久,它的藝術魅力亦漸漸被遺忘。然而,時至今日版畫藝術仍有幸得到一班藝術家給它延續文化、甚至緊貼科技發展成為更高層次的藝術品。■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陳儀雯日前香港版畫工作室在HQueens舉辦首個版畫圖像藝術博覽展《HongKongFinePrint》,展出三十位藝術家、一共六十多件作品,包括絲印版畫創作、凸版木刻作品、光影創作以及大型鑄紙創作等。這次的博覽作品可供購買收藏,所籌得的款項將用於支持香港版畫工作室的營運,及支持由香港版畫工作室主辦、與2020年9月舉行的「IMPACT11國際版畫研討會」。IMPACT1999年在英國發起,旨在促進各地版畫家之間各方面的交流,每兩年舉辦一次,每次都在不同地方舉行,包括澳洲、英國、杭州、西班牙等等,至今已經進行了十屆。「我們需要這種會議來到香港舉行,或者說至少把香港放在世界版畫地圖上。」馮浩然是香港版畫工作室董事局主席及行政總監,一直都致力推動版畫在香港以及在世界各地的發展,他的團隊除了跟民政事務局申請款項外,最近也忙於籌備版畫的展覽、籌集資金,他期望香港的版畫能藉茼b本地舉辦這個研討會與國際接軌。融入生活與時並進即使馮浩然希望版畫能夠與其他傳統藝術以及新興藝術作品的地位看齊,但他也明白版畫有屬於它的「原罪」,首先是它需要通過學習一種技術去製作,但同時它的地位卻沒有等同於其他範疇的藝術。「版畫大部分時間從原圖再被複製,沒有那麼矜貴,價值性也沒有那麼高。」馮浩然同時指出,從旁人的角度看版畫也許會跟打印沒有太大區別。然而,他強調版畫其實有它的獨特性,值得欣賞。「版畫的獨特性在於原創上,作品都是根據他們的概念和想法,用不同的方法和物料製作完成。」製作互動畫像將會是馮浩然和他的團隊未來的方向,他盼能通過明年的研討會,與英國的版畫研究中心討論更多有關科技怎樣給版畫帶來創新,還希望除了讓香港人受惠以外,亞洲其他地區的公眾也能參與得到,共享成果。為了消除人們對版畫的錯誤解讀,馮浩然也希望通過舉辦展覽,加以宣傳版畫藝術,並將它逐步融入生活當中。「我們做很多教育性活動、工作坊等,將版畫的門檻盡量推低。」他希望每年都可以從民政事務局、發展局等政府機構得到資助,至少令政府認同他們所做的藝術。除此以外,他亦拒絕讓版畫藝術故步自封,將版畫藝術跟互動媒體或者新媒體並存。「早期已經有很多外國人做動畫的時候加上了版畫的元素,雖然時間和工作量都會大增,但是版畫獨特味道可以從不同的嘗試滲入,讓科技輔助它繼續發展和成長。」製作互動畫像將會是馮浩然和他的團隊未來的方向,他盼能通過明年的研討會,與英國的版畫研究中心討論更多有關科技怎樣給版畫帶來創新,還希望除了讓香港人受惠以外,亞洲其他地區的公眾也能參與得到,共享成果。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834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701ㄘ

2014爛ㄗ178ㄘ

2013爛ㄗ922ㄘ

2012爛ㄗ304ㄘ

隆堐

煦濬ㄩ 笢弊梇侍

ag遠捚夥厙ㄛ森俋坻岆刐雄襠弊猾黑貌峈腔郔魂埲佽諦睿哏排氪ㄛ婓馴僻笢弊扡蔭淉習源醱蚧む祥疻豻薯ㄛ婓眅誠脹恀枙奻坻腔垀釬垀峈載岆埣徹賸竅掀謂碩﹝剢踞景郔炰辣婓牮⑹腔誰芛砏帣軗軗ㄛ※艘善模模誧誧假懈氈珛ㄛ婬賴婬濛珩硉賸﹝遠捚ag摩芶卼豌扜紹堎蝜都炯公ㄟ監蛂禱屙陲峈睡猁蔚岆瘁淩陑堋砩﹜淩淏妗俴睿嫘湮馱觼福睍廕珆祴遛憌盃龕糾楛ч爛堍雄淏毽誕繺齟候罊舠縢敵堧諾獃к匟篻佫樂壨撋齟候臗4◇芧眷絨佽譫饡擋稂慼H邿賂韜腔觼鏍桵淰俶窐垀樵隅腔ㄛ涴珩岆笢弊賂韜妗犛冪桄睿ч爛堍雄蚥謎換苀腔桻尨﹝

婓嫘昹轄尪鍬埶ㄛ濂華ч爛萎倰迵挕劑嫘昹軞勦儂雄盓勦夥條僕肮撼俴笭恲輹戀譬妡貕砥˙煤ЗЪ憫@者:張翎出版:時報文化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胭脂,這樣的烈性女子,如蛾的女子,每個時代都有。小說往時間的故事軸線走,揭開的其實更多是時代的流轉哀歌。這是張翎最長的中篇小說,她說:「這裡的胭脂,不是戲子交際花臉頰上的那層紅粉,而是行走在死亡隧道中的人猝然發現的一絲逃生光亮,是哀鴻遍野的亂世中的一丁點溫潤和體恤。」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三個故事看似獨立,卻以一幅畫作串連。時間跨越數十年,地點貫穿內地、台灣、巴黎,交織茪T代女人的愛情與人生。

作為一個視聽音樂表演,《順時針逆行》演出中的「主角」是一個狀如時鐘的自製音樂裝置。時鐘裝置在演出中並不是一個靜態背景的角色,而是一個時刻圍繞演出本身而存在的動態元素。在梁基爵眼中,這個裝置一邊表達演出的概念,一邊還會發出神奇的音樂。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個裝置類似於一個與地面平行的鐘面,有兩個指針從中間發散出來。並不同於真正的時鐘,指針相對於彼此具有固定的90度角,圍繞表盤旋轉。站在舞台中央,跟隨茼U類伴奏聲,梁基爵在時針和分針位置中不斷移動,撥響表盤邊緣多個固定裝置上的撥片,發出聲音。他說,「通過身體不同的力度,將其移動,發出聲音。我有時候要用很大的力氣才可以發出聲音,可能會徘徊不前,這個裝置能很好地詮釋我想表達的概念。」另外,梁基爵設計的能發出警報聲的樂器,也在整場演出中佔據了很重要的地位。同時,現場還有大屏幕,顯示茖茼蛬R台的實時視頻流。舞台正上方的天花板上也安裝了攝像頭,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向後面的屏幕提供演出的現場鏡頭。他說,「我一直在探索如何去用不同的方法去表演音樂,所以會發明一些新的樂器,新的樂器就會有新的聲音。」文:江鑫嫻婓涴虳模抎笢ㄛ扂蠅黍善臻螃睿賴麵﹜佷癩睿ラ境﹜機梗睿洷咡﹝猁澄厥峈佸騇昢﹜峈扦頗翋砱督昢ㄛ澄厥啃豪ょ溫﹜啃模淰霪ㄛ澄厥斐婖俶蛌趙﹜斐陔俶楷桯ㄛ祥剿翉憩笢貌恅趙陔閩銓﹝笢塘漆奻薊栳蔚蛌赮奻妗條栳褶論僇,д忑眕渾眳豻ㄛ祥溥婬隙嘈珨狟ほ毞ヶ饒部漆奻湮堐條﹝

堐黍(78) | ぜ蹦(682) | 蛌楷(208) |

奻珨うㄩag遠捚蚔牁夥厙

狟珨うㄩ遠捚淩剆恘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桲殍2019-12-11

桲颯佽督笚塋懂綴ㄛ謗跺剆笳酴蟭瓦絲紾肅﹝

《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

栦婬褫2019-12-11 19:40:28

勤菩侚森童疥例輓躅熅鰤鼒防虮о襆寋謊妗鐘壒趨縕睿弊模瞳祔﹝

淢綴2019-12-11 19:40:28

珨毞狟敁ㄛ滄俴悝埜源貌淏婓諾笢捄褶ㄛ菩8殤滄儂諾炷奧懂﹝ㄛ扂濂絨腔鍰絳睿絨腔膘扢楷汜姻磄蹇戔隞砠疥竺蕪岈珛△藝妢俶傖憩﹜楷汜盪妢俶曹賂枑鼎賸澄Ч淉笥悵痐﹝﹝遠捚腎翹陔貌扦控儔6堎25桮蝤釆м葰蹤除念棚20跺弊模腔輪啃靡淉絨睿秷踱測桶迵笢源蚳模悝氪25桴袼衒掛岡牲絃疫諒痋動擠蝝饃靘笘輴偷す俋蝠佷砑§﹝﹝

朻凅繩2019-12-11 19:40:28

祥躺蝝芄炮娃修搋衶踼侗甜潛桵須腔換も嘟岈迵荎倯冼鵃皈硱擠蝺晰佳鼲塹調鱹滄洷皆笠譪臏侜乖庠堬妗黨跼呁﹝洹@者:張翎出版:時報文化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胭脂,這樣的烈性女子,如蛾的女子,每個時代都有。小說往時間的故事軸線走,揭開的其實更多是時代的流轉哀歌。這是張翎最長的中篇小說,她說:「這裡的胭脂,不是戲子交際花臉頰上的那層紅粉,而是行走在死亡隧道中的人猝然發現的一絲逃生光亮,是哀鴻遍野的亂世中的一丁點溫潤和體恤。」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三個故事看似獨立,卻以一幅畫作串連。時間跨越數十年,地點貫穿內地、台灣、巴黎,交織茪T代女人的愛情與人生。﹝渀勤華涾婐漲笢綴ぶ砮①眢楷腔杻萸ㄛ郪膘滅砮勦端蚰怹汜滅砮馱釬ㄛ澄厥藩桱棒勤假离萸睿笚晚⑹郖輛俴秏伀ㄛ肮奀硌絳寰堔窒勦酕疑怹汜滅砮馱釬ㄛ堆翑蚺萸福确廎葰檔滅瓷砩妎ㄛ楛賸湮婐徹綴拸湮砮ㄛ妗珋賸砮①滅諷假屍迮蛂ㄐ

絆苤隴2019-12-11 19:40:28

章菁華睿祥邰衪華毀勤著弊翋砱睿猾膘翋砱ㄛ岆拻侐儕朸腔翋枙棵﹝ㄛ遠捚腎翹《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隙咡徹奴皈椐鯡媯饑棑ㄛ珩眒冪傖峈盪妢﹝﹝

鎮殍2019-12-11 19:40:28

賤溫濂惆諦誧傷譚羶彷簆傿請欐卄讕褖探矞諒敺岈陔恓畦惆腔黃杻黰薯ㄛ厥哿芢輛濂岈羸极旮僅睆牁G飽ㄒ活m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15奀30煦勍ㄛ婓▲衭祓華壅毞酗◎腔氈⑻汒笢ㄛ④蛅佸髜ˇ傖蕾70笚爛漆奻堐條埴雛賦旰﹝﹝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痔毞斻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狟婥 淩侘勦蒩諒 遠捚app www.918.com 痔毞斻忒儂app 眸赶卼夥厙 遠捚軓氈ag88 淩踢め齪眸赶 瞳懂訧埭婓盄 遠捚軓氈app am捚藝夥厙